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执业医师 > 正文

执业医师

  • “看见”我们“看不见”的生活

    时间:2022-01-13

  •   中国科幻作家获得国外奖项,是中国科幻小说更多走向世界的一个标志。在后“三体”时代日渐浮嚣的中国科幻中,郝景芳的名字并不为大众所知,却一直是国际科幻文学界最关注的几位中国作家之一。本报记者从北京九志天达获悉,郝景芳自2006年开始写作、结集而成的三部科幻代表作《流浪苍穹》《去远方》《孤独深处》最近已与读者见面。

      其中,《流浪苍穹》是郝景芳迄今为止唯一的长篇科幻小说;《去远方》收录了郝景芳2006年至2010年间的经典作品;而《孤独深处》不但首次收录了雨果奖提名作品《北京折叠》,更有一些从未发表过的篇章是首次出版。

      今日头条曾做过科幻大数据的抓取和研究,近年来,科幻小说的关注度越来越高。人们谈论《三体》,谈论降维攻击、引力波、人工智能以及虚拟现实……科幻作品是对未来的假设和想象,科幻小说中的情节正在以多样的方式呈现在现实生活中。很多曾经看似不可能的设想,在今天已经能看到端倪甚至部分实现。

      据了解,《流浪苍穹》动笔于2007年,在书中郝景芳设定了两个不同的世界,其中所呈现出来的虚拟现实、网络交易、甚至是娱乐明星成为总统候选人,跨国公司成为世界之王等,在当下,这已经不是天方夜谭,而是真实的存在。特别是经济和人行为方式的演进,网络交易使人力资本彻底释放,从此职业和劳动可以真正打破地理的束缚,人类实现身份的多元和流动,这些对于人类世界改变的预言也正在被一一认证。

      这也正如郝景芳所言:“小说总是现实的推演。有些会实现,有些不会。现实会在某一个部分进入同一个宇宙,另一个部分进入另一个平行宇宙。这总是很有趣的,这也是写作最大的魅力。”

      《流浪苍穹》的写作源于郝景芳和她身边朋友的一些经历,让她有试图表达的信念。就像是周围稳定的生活框架被抽离,而进入一个新的世界。而因为自己成长的经历,又不能彻头彻尾地按照新世界的逻辑来生活,而在两个世界的理念之间摇摆不定。这是很多人会有的感受。在这样的背景下长大的少年,唯一的信念就是寻找,如同书中的少年。

      在郝景芳看来,用直接书写的方式并不容易真的反映现实,相反,用一个遥远抽象的世界作为映照,反而能将现实的某些特征照亮。正如她所言,如果将小说分为现实空间和虚拟空间,那么纯文学或者主流文学更多关注现实空间,并表达现实空间。而科幻或者奇幻文学,则关注虚拟空间也表达虚拟空间。而在这两者之间,是一种介于二者之间更模糊的文学形式。它关心现实空间,却表达虚拟空间。借助于现实中不存在的因素讲述与现实息息相关的事。她把这类作品称为“无类型文学”。

      郝景芳认为,她的作品更偏向于这种“无类型文学”。在科幻的设定之外,她会用大量的精力去塑造人物和完善故事。这一点从《去远方》和《孤独深处》的短篇故事中能够强烈地感觉到,而作者本人细腻唯美的文笔,形象深刻的人物和故事,www.486363.com却透露着对于世界的冷峻洞察和理性思索。

      不难看出,郝景芳的科幻作品,讲述的是未来,但却有着浓浓的现实感。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,好的作品,不可能完全脱离现实存在。在《北京折叠》中作者构建了一个不同空间、不同阶层的北京,可以像“变形金刚一样折叠起来的城市”,却又“具有更为冷峻的现实感”。郝景芳说,其实这篇更多源于自己的生活日常。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时候,她会和楼下的人聊天,聊他们生活的压力,聊他们远方的孩子以及对于生病的担忧,那是个充满困顿和担忧的世界;然后几个小时之后,又在学校见到挥斥方遒的同学,又在工作中接触到诸如世界500强的CEO等。他们的生活彼此互不交叉,北京更像是一个不同空间叠加在一起的北京。所以她把各种生活写下来,让大家可以“看见”彼此的生活,也“看见”彼此平时的“看不见”。

      2016年雨果奖的评选结果将在8月份水落石出,中国科幻文学领军人物、雨果奖得主刘慈欣对记者表示:“我觉得《北京折叠》这个作品和景芳其他作品不一样,但是还是很希望她能够赢得今年的雨果奖。”